标签归档:2006

抓住2006的尾巴(一)

时间过得太快,还没有来得及回味,就要与2006道别了。急忙抓住尾巴,嘿,让我看看清楚你的模样!  ——题记

(一)

2006到来的时候,我的20岁生日也将来临。哦,转眼间,我不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,“奔三”的人了~~~

那个生日之后,我迎来了长大后的最为严峻的考验:将要到来的期终考试,在同寝室姐妹的不舍昼夜的作息时间下,变的异常恐怖起来。一个个难以入睡的夜和昏昏沉沉的白天,直至最后一门考试前,我胃痛、发烧,将这残酷的体验经历到极致后,寒假终于款款地到来。一个正月十六可以在家过的寒假,知足。记忆中,十六那天和姐姐弟弟一起去田横山玩,上山时姐姐手里攥着一张非同寻常的明信片——伯父收到的这张新年祝福竟然中奖了!三个人把薄薄的卡片传来传去,一边喊着:哎呀,可别让这钞票被风吹走啊。笑声飞扬在山间。熟悉的景致,却依然兴致勃勃,姐姐拿出借来的相机,“咔嚓”两下,还没等我们进入角色,就没电了。大叹几口气后,又兴高采烈地闹了起来。最后一站,海边拾贝,弟弟什么都不放过,一根奇形怪状的骨头,一颗令人毛骨悚然的牙齿,统统被他搜罗,只见姐姐不停的白眼,就差和我一起晕过去了。

最有意义的一天过去后,我就要开学了。寒假里,姐姐的建议让我犹豫不决,留学?可以么?多年来坚定不移的目标开始动摇。

(二)

极具挑战性的神经生物双语课程一次次地折磨着我的自信心,形势也使我对电脑有了越来越迫切的需要。于是,正式向父母提出申请后,开始了寻求合作伙伴的行动。同选购相机一样,完全由自己做一切决定:品牌,价钱,配置……在淘宝上奋斗了多日,看清过骗人的伎俩,进行过失败的交易,最后,面对两个方案做出了痛苦的选择(现在看来,这个选择至少没有错)。可笑的是,这多日来的努力,在正式交易并见到我预定的那台家伙的时候,宣告了失败。现出庐山真面目的它让我失望透顶,而店主的好意也感动了我,是的,他一直不建议我买那一台,而他,是对的。于是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我看到了一个完整包装的东芝笔记本电脑;我点点头,然后,这个朋友被抱到了我的面前,再然后,我把它抱回了家。不过短短的几分钟,便让几周的准备化为泡影,我与HP擦肩而过,而又一次的,我带回了我所谓的“抵制”的日货。

与此同时,再三思量,决定放弃那个突如其来的决定;继续我北师大的梦想。

而那时,还没有意识到,世界杯,要来了。